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璀璨星空&旖旎花園gegei.com

★╰→流星劃過夜空,不僅是為了帶來祝福,同時也是為了追求幸福!

 
 
 

日志

 
 

杨亿诗选  

2009-08-21 16:29:10|  分类: 名人名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亿(974年-1020年),字大年,人称杨文公。建州浦城(今属福建浦城县)人。北宋文学家。
生平

自幼是个神童,博览强记,太宗雍熙元年(984年),十一岁受宋太宗召试,授秘书省正字(掌管图书秘籍的次长),淳化三年(992年)赐进士及第[1],迁光禄寺丞。淳化四年,直集贤院。至道二年(996年)迁著作佐郎。大中祥符六年(1013年)以太常少卿分司西京[2]。天禧二年(1018年)拜工部侍郎。官至工部侍郎。以“秉清节”自许,“性特刚劲寡合”,为“忠清鲠亮之士”。又好谈禅[3]。

又好写诗,善于西昆体,朱熹评之为“巧中犹有混成底意思,便巧得来不觉”[4],与刘筠、钱惟演等诗歌唱和,其编著《西昆酬唱集》,收录十七位诗人作品,共250首,多言学李商隐。

杨亿曾为翰林学士兼史馆修撰。长于典章制度,真宗即位初,曾参预修《太宗实录》,咸平元年(998年)书成[5],景德二年(1005年)与王钦若主修《册府元龟》[6]。在政治上支持丞相寇准抵抗辽兵入侵。又反对宋真宗大兴土木。卒谥文,故称杨文公。著作多佚,今存《武夷新集》20卷。《宋史》卷三○五有传。清人全祖望有《杨文公论》。

 

白  莲

昨夜三更里,嫦娥坠玉簪。冯夷不敢受,捧出碧波心。


登  楼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晨。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下人。


次韵和并州钱大夫夕次丰州道中见寄

汉将從天下,胡兵值月残。孤烟戍楼逈,密雪战袍干。
向暮三吹角,临风一据鞍。边城赖经略,重取地图看。


次韵和翰林师学士赠伦上人新居之什

一径雨苔深,新居雅称心。天花飘昼讲,池草伴春吟。
施食山禽下,题门野客寻。此中堪宴坐,何必在双林。


次韵和李舍人拜命书怀寄馆殿旧僚之什

拜命入星垣,偏承圣主恩。黄扉陪汉相,彩笔代尧言。
佩玉天颜近,籯金世望喧。下僚今隔品,云路仰高轩。


次韵和慎大詹中秋待月寄西掖三舍人之什

凉飚送残暑,秋色望中新。天迥迷星斗,宵寒待月轮。
境同牛渚上,诗寄凤池人。僚友东床客,冰清合许亲。


次韵和史馆盛学士朝退书怀之什

金壶待传点,瑶墀初辩色。闢仗开天阍,垂旒操斗极。
百辟瞻尧眉,九州蒙禹力。朝政无阙遣,谏官惭旷职。


次韵和右巡李端公见寄之什

首夏修时祭,斋居贵洗心。神光浮汉畤,薰吹发虞琴。
偃树枝成盖,丰碑字有金。秘文窥宝籙,荣路厌朝簪。


代  答

征车苦迢递,节物感愁辛。已入授衣月,那经落帽辰。
金樽难独酌,宝瑟任生尘。把菊流双泪,谁知忆远人。


次韵和集贤李博士中元日见寄

凤池容出沐,蜗舍喜端居。罢草芝泥诏,闲看紫素书。
曲肱销永昼,行药绕前除。鬓换二毛近,林凋一叶初。
香街连甲第,席户望朝车。暂别同心友,还嗟会面疏。


次韵和李舍人立秋祠太乙宫宿斋书事之什

太乙祠宫肃,斋居薦至诚。已将茅缩酒,应用面为牲。
月映金天朗,风来玉宇清。玄谈知理胜,蔬食觉身轻。
仙驭排云下,空歌绕殿声。仍闻得丹诀,簪绂顿忘情。


次韵和盛博士寄赠虞部李郎中之什

门墙日已骏,德望闇然彰。弟草西垣诏,身为南省郎。
埙箎欢并奏,龙虎俨成行。宴客牛心炙,朝天鸡舌香。
曲池春涨水,碧瓦晓飞霜。此景知何事,留宾泛羽觞。


到郡满岁自遣

迢递分符竹,因循度岁华。地将鲸海接,路与凤城赊。
触石云频起,衔山日易斜。潮平聚渔市,木落见人家。
吏隐偏知幸,民谣岂敢夸。无嫌勾漏僻,且得养丹砂。


冬夕与诸公宴集贤梅学士西斋分得今夕何夕探得云字

今夕知何夕,良交会以文。烛花寒旋落,漏滴远稀闻。
酒面轻浮蚁,歌喉细遏云。明河光未没,候管气初分。
玉笛梅花怨,金炉蕙草焚。唯愁曙光发,搔首欢离群。


别  墅

别墅过從数,当年意气豪。象筵开旭日,金络骋平臯。
托乘争飞盖,衔杯更藉糟。麝烟凝藻棁,鱠缕落霜刀。
鸡耸花冠斗,猿惊柘弹号。光风微转蕙,露井正开桃。
武子牛探炙,梁家兔刻毛。东城归路晚,飞絮扑云袍。


從叔郎中知潭州

藩阃分忧重,关山去路赊。含香滞郎署,乘驿倦天涯。
土贡千头橘,神祠万里沙。金碑纪风物,宾瑟怨年华。
粉箨斑文簟,云腴紫笋芽。民田两歧麦,郡圃四时花。
别恨休攀柳,归期待及瓜。鱣庭有遗训,清白自传家。


初至郡斋书事

地去京华远,年逢旱暵馀。群胥同黠马,比户甚枯鱼。
煦妪心空切,澄清志莫舒。棼丝殊未治,错节讵能除。
听讼棠阴密,行春柳影疏。宾筵求婉昼,僧舍问真如。
踰月窥除目,经时绝传车。素餐徒自饱,投刃岂曾虚。
盈耳嫌敲扑,堆床厌簿书。故园无数舍,长日欢归欤。


次韵和系郡斋书事之什

竹使贪为郡,金门懒上书。征途沿木合,官舍类楼居。
密叶藏啼鸟,澄潭躍戏鱼。波光摇岛屿,霁色露阎闾。
圃蕙光风拂,山苗淑气嘘。开樽空爱客,函丈孰宗予。
清唳频思鹤,长鸣几厌驴。颜贫一瓢足,嵇懒尺题疏。
薄宦无劳说,长谣任所如。神明定来舍,庄室正虚虚。


次韵和光禄黄少卿学士感恩书事十六韵

江夏门风盛,东吴族望高。才雄吐白凤,志大钓灵鼇。
昔日参珠履,多年泛碧桃。陈琳巧书檄,谢客占风骚。
曲宴飞三雅,沉机佐六韬。玳筵频岸帻,楯鼻几挥毫。
托乘同归阙,临轩别赐袍。未离王俭幕,独得吕虔刀。
粉署因扬歷,朱门更郁陶。淮南荒桂苑,骑省泣霜毛。
去国踰千里,为郎歷几曹。和铅兼秘府,悬磬寓神臯。
室静秋生白,庭闲雨长蒿。禁林俄召试,卿寺果垂褒。
道在心无闷,恩深首重搔。依前领图史,紬绎肯辞劳。


爱诏修书述怀感事三十韵

太极垂裳日,中原偃革初。楼船秋发咏,衡石夜程书。
好问虚前席,徵贤走传车。蓬莱侔汉製,煨烬访秦馀。
紬绎资金匮,规模出玉除。纷纶开四部,秘邃接千庐。
饫赐双鸡膳,亲回六尺与。华芝下阊阖,白羽拥储胥。
望气成龙虎,披文辩鲁鱼。清光无咫尺,玄览亦踌躇。
群彦挥铅笔,微生滥石渠。嵇康真懒慢,谢客本空疏。
讲学情田埆,谈经腹笥虚。月凭依许劭,文体慕相如。
雅饮欢娱洽,清言鄙吝祛。弥旬容出沐,终日喜群居。
抚己惭鸣玉,归田忆荷锄。池笼养鱼鸟,章服裹猿狙。
圜府愁尸禄,天阍愧弊裾。虚名同郑璞,散质类庄樗。
国士谁知我,邻家或侮予。放怀齐指马,屏息度羲舒。
寡妇宜忧纬,三公亦灌蔬。危心惟觳觫,直道忍蘧蒢。
往圣容巢许,先儒美甯籧。晨趋歎劳止。夕惕念归欤。
秦痔疏杯酒,颜瓢赖斗储。如谐曲肱卧,犹可直钩渔。
矫矫龟衔印,翩翩隼画旟。一麾终遂志,阮籍去骑驢。


表玄师归缙云有怀故雄阇黎成转韵六十四句

栝苍古名郡,生齿三万家。我昔自仙殿,捧诏临军牙。
清心治期月,讼息民无哗。雄公真大士,宴坐绵几华。
驾言造梵宇,室迩惊人遐。迎门虎溪屐,布地牛头花。
庭松偃翠盖,涧泉潄金沙。坐闻狮子吼,归恨踆乌斜。
驿召还上都,腾装即修路。别师黄金园,赠我碧云句。
我归步赤墀,代言红药署。弹指知苦空,观心得降住。
藏识惭宿薰,轮回悲晚梧。折简问南宗,寄言满缃素。
绝念契真如,忘筌离文字。劫烧虽洞然,龙华决同遇。
师名达宸扆,恩诏颁方袍。欢喜黑白众,萧衰霜雪毛。
毗邪见有疾,示身如幻泡。双林忽归寂,人天但哀号。
堆案遗札在,满钵香饭销。祇应伸臂顷,未觉他方遥。
犀柄挂空壁,雁塔干层霄。七返暂来去,四大非坚牢。
口占成尺题,物泽著纸尾。亲遣上足师,浮杯渡江水。
云朵摇笔精,玉音锵里耳。遗我方石枕,斑文剪霞绮。
论我求菩提,心坚正如此。怆然悲梦形,汍澜泪盈眦。
上足今去归,焚修益勤止。当续祖灯明,无令社莲死。


读史学白体

易牙昔日曾蒸子,翁叔当年亦杀儿。史笔是非空自许,世情真伪后谁知。


月兔湘筠巧製全,何人大手称如椽。禁中铃索夜批诏,阁上芸香昼草玄。
墨妙三分惭入木,华褒一字重编年。史官遗直真堪畏,千载独持生杀权。


表弟李宗元知桂州阳朔县

桂林阳朔溪山秀,莫欢迢迢五岭南。百里字人须敏政,千金酌水更懲贪。
鸣榔下濑潮程远,曳彩升堂寿宴酣。远地民淳无牒诉,县齐终日好清谈。


表弟廷凭章得象知信州玉山县

怀玉烟霞接武夷,我思祖德涕沾衣。县斋製锦留遗爱,庭树藏环长旧园。
彭泽公田今已废,辽东邑子半应非。津亭送别空搔首,籍在金门未得归。


别聰道人归缙云

二年假守栝苍城,郡榻唯师即送迎。擣药几怜春漏永,调琴长待夜蟾生。
心猿已伏都无念,海鸟相逢自不惊。送别秋郊岂成恨,白云青嶂是归程。


别赋赏花一首

仙山灵沼五城西,晓日花光照彩霓。露濯冰蠶铺瑞锦,风吹水麝拆香脐。
芳葩散採添蜂蜜,红片狂飘雜燕泥。曾认壶中旧春色,桃源重到路犹迷。


并州王谏议

锁闱聊辍皂囊封,昼锦还乡意气雄。别墅挥金延父老,近郊骑竹见儿童。
蒲卢善化终成政,蟋蟀深思未变风。更待出师平黠虏,戎衣献捷大明宫。


陈太博知建州

梦笔山连化剑津,两乡人看锦衣新。北堂涤瀡三牲膳,南陌骖驔五马尘,
书角声残铃阁暮,露牙香细茗园春。瓯闽自昔多名士,谁是贤侯席上珍。


陈小著從易知邵武军

奏牍金门奉帝俞,平明鸾省剖铜符。北堂送喜应占鹊,南国思归不为鲈。
岁月天涯乡树老,烟波江上客帆孤。会稽友婿堪羞死,邑令今来负弩驱。


陈尧拱廷凭致仕归蜀

一家今有十年轮,独忆云山欲退身。天邑繁华行乐厌,月曹清要命书新。
西风跃马经秦甸,东道椎牛讌孟邻。秋稼万箱僮百指,羲皇之上更何人。


成  都

五丁力尽蜀川通,千古成都绿酎醲。白帝仓空蛙在井,青天路险剑为峰。
漫传西汉祠神马,已见南阳起卧龙。张载勒铭堪作戒,莫矜函谷一丸封。


成都凤道人游终南山谒种徵君

何年出蜀访南宗,深锁闲房翠藓重。振锡忽闻游地肺,题门兼得谒人龙。
供吟一路高秋月,投宿斜阳远寺钟。到日弥天清论罢,徧寻紫阁与圭峰。


赤  日

赤日亭亭昼正赊,长风万里忆星槎。铜盘琼蕊三危露,素绠寒浆五色瓜。
兰室冷光浮玉簟,柳营清吹逐金笳。翠微泉石终南路,千古离宫倚曙霞。


酬秘阁黄少卿因见所作洞霄宫碑且有题记

谯郡增严李母祠,神龟矫首负碑。豆萁已乏不休思,韭臼兼无绝妙辞。
翠琰雄文惭内史,黄庭美翰枉羲之。蓬邱丽句偏相许,胜得山龙衮服披。


初秋夜坐

明河如练出城隅,朱火西流暑气徂。顾兔一轮浮月桂,流萤数点入烟芜。
迢迢宫漏传银箭,淅淅天风下白榆。岸帻微吟自忘寐,披衣闲起绕庭梧。


初秋属疾

潘郎已是入秋悲,属疾犹贪桂补羸。密雪才高閒赋笔,流波意远托琴丝。
离愁尽日吟青案,蠲渴何人寄紫梨。昨夜西楼凉月满,清谈偏忆庾元规。


春郊即事

黄鹂百啭宿烟疏,近郭行春独驻车。垅上劝耕聊问讯,棠阴听讼且踌躇。
远林桑尽蠶成繭,野水萍开獭趁鱼。几处路旁垂苦李,游人不折意何如。


此  夕

此夕秋风臘败荷,玉钩斜影转庭柯。鲛人泪有千珠迸,楚客愁添万斛多。
锦里琴心谁涤器,石城桃叶自横波。程乡酒薄难成醉,带眼频移奈瘦何。


次韵和表弟张湜秋霁之什

轻飚习习起青蘋,宿雾全开霁色新。高阁晴曦射疏牖,虚堂润气彻华茵。
垫馀巾角曾衝雨,晦尽琴徽旋拂尘。楚泽潦收湖水白,归舟遥忆洞庭人。


次韵和承旨侍郎宿斋太乙宫之什

北斗城南太乙祠,羽人多著九霞衣。竹宫肃穆珠旒拜,华表飘颻鹤驭归。
绕殿步虚幢影密,登台酌献珮声微。質明礼毕还台去,厩马翩翩速似飞。


次韵和酬永嘉聂從事除夜之什

三百六旬今夜尽,寥寥虚室独凝神。莲城五鼓欲催晓,梅岭一枝先报春。
邹律渐吹阴谷暖,尧蓂看榜土阶新。海隅留滞年华长,坐对寒釭浩歎频。


次韵和阁长李舍人喜薛梁二舍人及予同时拜命之什

西垣清切本无伦,虚薄将何缀侍臣。承露盘高云际晓,栖鸡树绿省中春。
言成纶綍终非称,室蔼芝兰幸得亲。從此烟霄连步武,宸游长奉屬车尘。


次韵和阁长修书毕退朝下直寄诸学士之什

名园甲第接康衢,国典新成下直初。庭竹碧鲜吟不足,盘餐方丈食无馀。
炉中九转神仙药,案上百函亲故书。仍说颜回今饮酒,秋来宁遣宴游疏。


次韵和集贤李学士寒食即事之什

九逵初旭满辎軿,寒食东风二月天。陌上垫巾谁傲睨,江边解佩自婵娟。
新粧几处登墙见,深醉何人籍草眠。豪侠追欢殊未足,归蹄躞蹀夕阳前。


次韵和李光丞见惠长絛之什

貂裘已敝洛阳尘,空有隐家漉酒巾。双阙金章奉朝请,小斋纱帽齐天真。
久持梵行称居士,犹掌王言作侍臣。惠我长絛识君意,欲教莲社伴遗民。


次韵和李舍人忆北园寻春之作

谢公别墅枕城闉,萧灑都无紫陌尘。五色丝论贪草诏,一园桃李阻寻春。
早朝禁漏犹传点,下直残阳已满身。除是禁烟容洗沐,直须偷暇赏芳辰。


次韵和李侍丞寄石同院之作

子云常在草玄台,不觉春风满眼来。闻道后车长载酒,无因曲水共流杯。
石渠尽日芸签拥,金谷何时绮席开。珍重主人偏爱客,乞逢休沐便追陪。


次韵和李寺丞见寄之什

云章承诏祝高穹,夜聪空歌宿绛宫。正怯龟肠终日内,忽膞雁信五城中。
八珍伊鼎鹽梅味,九夏尧厨萐莆风。苦恨斋居方慎独,朵颐大嚼与谁同。


次韵和钱崇班见寄之什

蘋末风轻不动尘,承明朝罢见闲身。從容退食收芝检,迢递驱车访玉人。
酒贳十千那惜醉,丹封六一已应真。春塘丽句偏相寄,傳育朝来满缙绅。


次韵和钱崇班再寄之什

祖祢勤王国史褒,傅家自有吕虔刀。雄豪结客欺燕侠,憀憛悲秋笑楚骚。
奕世动名金鉞贵,出群风格玉山高。诗中敏手兼无敌,射落霜鵰钓得鼇。


次韵和钱少卿早春对景有怀诸学士

草树欣欣暖律回,谢家池沼冻纹开。晴天独向高台望,春色先從上苑来。
且待郢人歌白雪,莫听羌笛怨残梅。乞逢休沐便须去,引满何曾诉玉杯。


次韵和衢州席刑部早秋

朱火荧荧向夕流,林间一叶忽惊秋。风来野渡闻渔笛,雾歛晴天见蜃楼。
艳爱芙蓉开幕府,香怜杜若老汀洲。使君鬓畔多玄发,临水登山不用愁。


次韵和润州刘度支见寄之什

卜隐林泉未有期,春田耕事欲凭谁。一辞左掖鸳鸾侣,两见南州橘柚垂。
酌醴不妨留客醉,饮冰长是畏人知。颁条求瘼无他术,深恨期年报政迟。


次韵和慎詹事述上元宵会之欢寄诸同舍之什

休沐欣逢上元节,华堂高宴且盘桓。峨冠屡舞人多醉,刻烛狂吟夜向阑。
月上珠簾侵座白,霜飞碧瓦透衣寒。铜壶漏彻东方曙,归骑纷纷未尽欢。


次韵和盛博士寄许州任從事之什

射策曾攀郄桂枝,從军犹赋仲宣诗。陈琳草檄应非久,贡禹弹冠素有期。
梁苑胜游思霰雪,浔阳旧隐废茅茨。初筵樽斝不须恋,正好公车自薦时。


次韵和盛博士寄赠李四寺丞因以述怀

钱郎满腹貯精神,坐上诗成压倒人。相识祇從抛竹马,留欢长是脍金鳞。
西园宴喜期清夜,曲水追随约暮春。不到门牆欲旬浃,已应悬榻满埃尘。


次韵和盛博士喜梅大丞授户部判官

新来乘传抵秦川,会府须才果峻迁。应见流钱從地上,物闻聚米向君前。
声华南国推高士,名姓丹台缀列仙。每话官曹苦拘束,归家长是夕阳天。


次韵和盛博士雪霁之什

六花新霁白皑皑,爽气飕飕拂面来。梁苑酒浓寒力减,谢池风细冻文开。
天边几阵闻归雁,江外千家见早梅。此际何人能访戴,剡溪清景好衔杯。


次韵和盛太博寄赠阁长宿斋太乙宫之什

汉武亲祈太乙壇,国朝特祭领祠官。羽旗摇曳晨曦上,素瑟凄清夜漏寒。
驾鹤浮邱应暂下,偷桃方朔合留残。斋居数宿偏蔬食。定忆中厨政事餐。


次韵和守邦道人寄编修诸学士之什

修书何幸佐铅黄,日接群英道自光。署近承明叨谒帝,赋成平乐谬为郎。
孟坚已分酬宾戏,严助还思佩郡章。共忆东林社中客,满池莲叶吐清香。


次韵和太僕钱少卿寄赠编修主人宋承旨李舍人之什

春官宗伯鲁诸生,翰苑纶闱占大名。一代典谟资润色,满朝文物仰悬衡。
分班月殿趋金马,侍宴天池见五鲸。即日云屏应隔坐,不须东观待书成。


次韵和章頔见寄

鸡窗十载共论文,兰室依然有旧薰。雨雪共抛修竹苑,烟霞独访武夷君。
随珠照乘元无类,天骥追风定不群。犬子赋成犹未献,飘飘词气已凌云。


次韵和章频下第书怀之什

春闱三上败垂成,白雪新吟思转清。修竹园中曾献赋,慈恩塔下未题名。
禹门烧尾他年事,楚客悲秋此日情。道在不须忧晚达,摶风九万是前程。


次韵和章子美对雪

破臘连空粉絮飘,离离一番长山苗。旗亭谁氏来沽酒,台笠何人去採樵。
背日旋依松涧積,迎风先傍藥畦消。袁安此际偏无赖,独掩闲门对一瓢。


次韵和昭侯立秋见寄

云峰斗敛火西流,桃簟微凉忽报秋。饮露吸风齐女怨,登山鹽水楚人愁。
珠喉倚瑟华堂暮,桂烬熏衣别院幽。美疢已平休沐近,会应投辖一相留。


次韵和昭收寄银台李舍人之什

柱下方书掌事机,深严侍從接论思。归鞍通德香街迥,前席延英书漏迟。
菊径顿疏陶靖节,月楼偏忆庾元规。华堂宴集应难去,玉斝醇醪满劝谁。


次韵和中书李舍人勉元氏道宗奉宗兄弟之什

二难文彩少人过,落笔寻常祇患多。兔苑暂游衝霰雪,龙门曾上困风波。
一囊负米犹为客,百步穿扬待决科。更得词臣赠诗句,机云入洛擬如何。


次韵和主人喜诸客见过之什

金鸭喷香绕烛台,轻云散尽月光来。三千宾客连宵醉,十二城门彻晓开。
何幸紫微容托乘,更烦红袖与传杯。明朝犹自放朝谒,心喜当关不见催。


次韵和宗人安期见贺恩命之什

分班晓入翔鸾阙,直阁旁连浴凤池。彩笔闲批五色诏,好风时动万年枝。
勒移钟阜惭归晚,称疾文园恨思迟。何事吾宗心倍喜,春塘梦彻寄新诗。


次韵和族弟日华寄编修诸学士之什

锁闱漫喜尘通籍,蓬巷无人肯顾庐。天禄解潮才答客,集仙置使又修书。
非烟缭绕萦珠網,流水潺湲逗石渠。何必银台号三昧,此中更好味真如。


答李光丞

豹尾森森拂画簷,久留雕辇阅牙签。字分三豕惭该博,馔费双鸡愧属厌。
滥迹缙绅同北枳,草仪对禅待南鹣。相门兰玉裁新句,祇恐京城纸價添。


大理黄丞宗旦通判颍州

曾随征虏出萧关,又案公田汝水湾。南畝万箱增地利,西清三刻对天颜。
一麾通守彤襜贵,九棘凭刑赤笔闲,闾里欢迎旧從事,随车雨气自应还。


大理赵寺丞世长知益州华阳县

帝选循良抚远民,由来百里应星辰。征车蜀道闻猿苦,祖帐西郊落叶频。
莫为割鸡轻邑宰,应须叱驭效忠臣。锦城自古繁华地,好与风光作主人。


大名府大安阁主道者

释子修行与众殊,铜臺连接起精庐。群公共结二林社,万乘曾回六尺舆。
衣惹天香亲御座,阁成云構倚晴虚。浮生自恨犹贪禄,未得同翻贝叶书。


大名温尚书之任

窣云楼堞古铜台,幕府池塘菡萏开。毕万山河千里迥,亚夫钟鼓九天来,
必鞬前队射雕手,载笔初筵倚马才。命将文昌非细事,星光昨夜动昭回。


灯夕寄献内翰虢略公

琼楼十二玉梯斜,干鹊南飞转斗车。有客郢中歌白雪,几人天上醉流霞。
金吾缇骑章台陌,素女繁弦太帝家。秦痔未痊齐阁掩,梦回宫树已啼鸦。


弟偁归乡

吾家文雅占关西,五十年来桂两枝。突弁后生还可畏,籯金素业未应衰。
江湖去为思鲈脍,雾雨还归养豹姿。摩厉词锋莫中辍,惊人专听一鸣时。


弟伋归宁

一夕西风木叶飞,长安久客念庭闱。去随塞雁衔臣远,归值家鸡啄黍肥。
负郭生涯同季子,澄江诗景必玄晖。帝城紫陌多尘土,免化轻云白紵衣。


弟伸归乡

泽国思归咏采兰,束书携剑出长安。天涯朝暮倚门望,岁晏风霜行路难。
闽岭夕岚乡树老,楚江寒浪客衣单。岩前旧勒移文处,到日重须拂藓看。


弟僓归乡

客儿诗思掩春塘,杖策来观上国光。举白万钱酤酒饮,杀青千卷买书藏。
梁园绿篠将欹雪,楚岸苍葭已变霜。跃马还家那隔岁,预应干鹊报高堂。


丁集贤通判馀杭

辽东羽客富仙材,仙殿飞觞接上台。便道归宁白苹渚,经时赐对柏梁台。
里中驱弩先行路,膝下斑衣庆寿杯。明诏许令过别墅,不忧郡阁简书催。


冬  夜

香街鼓绝暝烟深,簷近孤釭射宿禽。露井银床霜气冷,琐窗珠网月华侵。
初沉远籁闻疏漏,旋拂流尘抚素琴。坐久星河渐侵没,萧萧朔吹度平林。


董给事知洪州

豫章南国一都会,夕拜东臺最上流。捧诏暂辞青锁闼,携家便泛木兰舟。
褰帷听讼民谣洽,解榻延宾主礼优。祇恐徵黄在朝暮,西山灵药未容求。


董温其赴淮南幕

岁晏梁园密雪飞,出关犹忆弃繻时。属鞬正是從军乐,插羽那忧草檄迟。
陪宴初筵挥玉柄,從游别墅聘金羁。祇因偏啖牛心炙,自此声名汉殿知。


洞  户

洞户飞甍接绮寮,一春幽恨寄兰苕。书题枉是藏三岁,壶矢谁同赛百娇。
水国风霜凋社橘,仙山云雾隔江潮。东城剑骑何曾出,祇为离愁髀肉销。


洞溪庆道人归上都

精庐宴坐十经秋,瓶钵近为千里游。又是浮杯过沦海,便应飞锡入皇州。
弥天谈论降时彦,结社因缘背俗流。此去定知诸念息,祇除魂梦到东瓯。


窦咏從淮阳军

名题仙籍广寒宫,负羽從军意气雄。万石世家標国史,孔璋书檄愈头风。
狂翻竹箭春波急,满酌榴花别酒空。腰佩吴鉤衣楚製,柳堤千里跃青驄。


代意二首

梦兰前事悔成占,却羡归飞拂画簷。锦瑟惊弦愁别鹤,星机促杼怨新缣。
舞腰罢试收纨袖,博齿慵开委玉奁。几夕离魂自无寐,楚天云断见凉蟾。

短梦残妆惨别魂,白头词苦怨文园。谁容五马传心曲,祇许双鸾见泪痕。
易变肯随南地橘,忘忧虚对北堂萱。回文信断衣香歇,犹忆章台走画辕。


大理黄丞宗旦使颍州

祥刑新佐张廷尉,出塞曾随霍冠军。露版裁书频倚马,甘泉献赋旧凌云,
几瞻龙衮尧阶侧,暂驾星轺汝水濆。百万提封周製复,三千奏牍汉皇闻。
依莲幕府游從近,聚米山川向背分。


比部朱员外知东明县

宰邑承颜帝泽优,春郊数舍跃跸骝。弦歌平昔有遗爱,桑梓依前访旧游。
乡里归时荣尽锦,庭闱到日洁晨羞。陶潜未省荒三迳,班嗣何因乐一邱。
兰长谢庭傅赋咏,花开潘县占风流。薰炉绫被馀言馥,省闼沉沉侍史愁。


酬谢光丞四丈见庆新命之什

武夷归路苦迢遥,延阁官曹正寂寥。彩凤衔书俄锡命,黄金刻印便悬腰。
紫微署近时当製,建礼门深日趁朝。咫尺天颜曾赐对,荧煌台座得为僚。
鬼神清问忧前席,松柏深情见后凋。一曲阳春特相寄,惭将木李报琼瑶。


大理徐寺丞元榆知越州诸暨县

子山词赋动南朝,近佐名卿掌玉條。治邑还持尘尾柄,携家便泛木兰桡。
谢塘春昼偏多思,潘鬓秋风苦未凋。种秫公田供酩酊,弹琴官舍助逍遥。
去程千里随实雁,宿馆三更听落潮。闻道临安有仙穴,莫抛印绶採芝苗。


殿院卞侍郎赴淮南转运

莎庭治行推尤异,梁苑声华占上流。早是都人避骢马,近陪计相运牙筹。
东南转粟承新命,淮海扬旌到旧游。骑置非时陈密启,壶浆几处望行舟。
黄金刻印大如斗,白简飞霜凛若秋。岁满功成来会課,多应便拜富人侯。


次韵和十六兄先辈见寄

秋风苦忆鱠霜鳞,暂剖铜符出紫宸。一路雪寒多挟纩,几程山险欲摧轮。
清香扑鼻梅林近,秀色凝眸麦垅新。闭阁草玄终寂寞,下车为政尚因循。
寻僧不厌携筇远,爱客宁辞举白频。簿领孜孜防黠吏,邱园矻矻访通民。
鱼鹽自与沧溟接,鸡犬仍将白社邻。官满会须抛印绶,武夷归去作闲人。


表弟章廷凭得象知邵武军归化县

几年索米住京师,新得东堂桂一枝。宰邑弦歌循吏政,还乡鸡黍故人期,
于公阴德知终大,万石家风喜不衰。毛义动容初捧檄,太邱积德旧刊碑。
甘棠二纪民犹爱,苦蘗三年吏不欺。桑梓经过身昼锦,庭闱扶侍鬓垂丝。
元方惠化傳遒铎,令伯欢心献寿户。邦境中分同鲁卫,政声相应似埙箎。
尝思竹马游從日,又见风鹏奋击时。执手勉君勤素业,归来更直凤皇池。


次韵和致仕李殿丞寅见寄之什因以纪赠

乡国驰名几十春,鸣臯一旦九天闻。翔鸾栖棘曾为吏,金鼎调梅未致君。
百里象雷嫌碌碌,片言折狱厌云云。诗名已是齐康乐,笔力何曾减右军。
抗表忽然干凤扆,拂衣殊欲谢人群。都缘梁苑慷为赋,且免钟山被勒文。
清夜独吟牛渚月,高秋时望帝乡云。鲤庭禀训门逾盛,兰畹传芳气益薰。
尽室远依洪井侧,直钩犹钓楚江濆。西山有乐应须铒,待看蜺旌入紫氛。


次韵和席衢州忆洛阳春游十四韵

周汉经营迹未遐,山川形胜最堪嘉。前瞻阙塞千寻出,旁逗伊流一派斜。
子晋凤笙调夜月,宓妃罗襪映朝霞。何人贳酒青楼晓,几处寻春紫陌赊。
骏足每從金埒试,芳丛多展翠帷遮。出逢胜境争飞盖,归逼残阳竞走车。
庭竹惹烟披嫩箨,臯兰裛露长新芽。嵩峰崷崒疑摩斗,洛水清泠欲见沙。
万井闾阎真陆海,九重宫阙是天家。禁林日暖空啼鸟,御苑风微自落花。
关路行人偏络绎,津桥贾客苦諠譁。何当献赋论迁鼎,便欲抛官学种瓜。
江海三年劳梦想,田园二顷有生涯。应知父老沾尧花,长挈壶浆望翠华。


次韵奉和知府温尚书送致政朱侍郎十六韵

拜章纳禄便归休,秘殿亲辞十二旒。阁笔罢批丹凤尾,拂衣初下六鼇头。
非缘荆渚依刘表,定欲箕山访许由。北阙子牟终眷恋,南朝安石本风流。
明庭顾遇违三接,别墅生涯治一邱。身健宁烦策鸠仗,心闲无復梦刀州。
素风有子堪传遗,禅论将谁共对酬。白璧赐多应尚在,黄金散尽不须留。
人钦雅誉芝兰馥,帝忆嘉言水石投。祖帐特令开上苑,归帆那肯待高秋。
几程郵驿经浓暑,千里山川见旧游。已是抛官玉堂署,尚思陪宴井幹楼。
时裁奏牍犹规谏,旋写丹经自校雠。乡里高门表阴德,国朝惇史记嘉猷。
枌榆旧丛须重葺,香火前缘莫废脩。岁计将何资伏臘,龙阳千树木奴洲。

  评论这张
 
阅读(256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